甜渍咸蛋蛋

学习记录仪‖息我以死‖享受孤独‖渣浪@甜渍咸蛋蛋

【诗歌】张枣诗选

虽然配图丑xx但我要马一下诗xxx

世界诗歌文学:

【诗歌】张枣诗选


文/张枣




◎镜中




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


梅花便落了下来


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


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


危险的事固然美丽


不如看她骑马归来


面颊温暖


羞惭。低下头,回答着皇帝


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


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


望着窗外,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


梅花便落满了南山




◎十月之水




1


你不可能知道那有什么意义


对面的圆圈们只死于白天


你已穿上书页般的衣冠


步行在恭敬的瓶形尸首间


花不尽的铜币和月亮,嘴唇也


渐渐流走,冷的翠袖中止在途中


机密的微风从侧面撤退


一缕缕,唤醒霜中的眉睫


就这样珍珠们成群结队


沿十月之水,你和她行走于一根琴弦


你从那天起就开始揣测这个意义


十月之水边,初秋第一次听到落叶




2


我们所猎之物恰恰只是自己


鸟是空气的邻居,来自江南


一声枪响可能使我们中断蒙汛


可能断送春潮,河商的妻子


她的眺望可能也包含你


你的女儿们可能就是她抽泣的腰带


山丘也被包含在里面,白兔往往迷途


十年前你追逐它们,十年后你被追逐


因为月亮就是高高悬向南方的镜子


花朵随着所猎之物不分东西地逃逸


你翻掌丢失一个国家,落花也拂不去


一个安静的吻可能撒网捕捉一湖金鱼


其中也包括你,被抚爱的肉体不能逃逸




3


爻辞由干涸之前的水波表情显现


你也显现在窗口边,水鸟飞上了山


而我的后代仍未显现在你里面


水鸟走上了山洞,被我家长河止


我如此被封锁至再次的星占之后


大房子由稀疏的茅草遮顶


白天可以望到细小手指般的星星


黄狗往缝隙里张望 我早已不在里面


我如此旅程不敢落宿别人的旅店


板桥霜迹,我礼貌如一块玉坠


如此我承担从前某个人的叹息和微笑


如此我又倒映我的后代在你里面




4


你不知道那究竟有什么意义


开始了就不能重来,圆圈们一再扩散


有风景若鱼儿游弋,你可能是另一个你


当蝴蝶们逐一金属般爆炸、焚烧、死去


而所见之处仅仅遗留你的痕迹


此刻你发现北斗星早已显现


植物齐声歌唱,白昼缓缓完结


你在停步时再次闻到自己的香味


而她的热泪汹涌,动情地告诉我们


这就是她钟情的第十个月


落日镕金,十月之水逐渐隐进你的肢体


此刻,在对岸,一定有人梦见了你




◎深秋的故事




向深秋再走几日


我就会接近她震悚的背影


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


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


开始迢递;呵,她所说的那种季候


仿佛正对着逆流而上的某个人


开花,并穿越信誓的拱桥




落下一片叶


就知道是甲子年


我身边的老人们


菊花般的升腾、坠地


情人们的地方蚕食其它的地方


她便说江南如她的发型


没有雨天,纸片都成了乳燕




而我渐渐登上了晴朗的梯子


诗行中有栏杆,我眼前的地图


开始飘零,收敛


我用手指清理着落花


一遍又一遍地叨念自己的名字,仿佛




那有着许多小石桥的江南


我哪天会经过,正如同


经过她寂静的耳畔


她的袖口藏着皎美的气候


而整个那地方


也会在她的脸上张望


也许我们不会惊动那些老人们


他们菊花般升腾坠地


清晰并且芬芳




◎何人斯




究竟那是什么人?在外面的声音


只可能在外面。你的心地幽深莫测


青苔的井边有棵铁树,进了门


为何你不来找我,只是溜向


悬满干鱼的木梁下,我们曾经


一同结网,你钟爱过跟水波说话的我


你此刻追踪的是什么


为何对我如此暴虐


我们有时也背靠着背,韶华流水


我抚平你额上的皱纹,手掌因编织


而温暖;你和我本来是一件东西


享受另一件东西;纸窗、星宿和锅


谁使眼睛昏花


一片雪花转成两片雪花


鲜鱼开了膛,血腥淋漓;你进门


为何不来问寒问暖


冷冰冰地溜动,门外的山丘缄默




这是我钟情的第十个月


我的光阴嫁给了一个影子


我咬一口自己摘来的鲜桃,让你


清洁的牙齿也尝一口,甜润的


让你也全身膨胀如感激


为何只有你说话的声音


不见你遗留的晚餐皮果


空空的外衣留着灰垢


不见你的脸,香烟袅袅上升


你没有脸对人,对我


究竟那是什么人?一切变迁


皆从手指开始。伐木丁丁,想起


你的那些姿势,一个风暴便灌满了楼阁


疾风紧张而突兀


不在北边也不在南边


我们的甬道冷得酸心刺骨




你要是正缓缓向前行进


马匹悠懒,六根辔绳积满阴天


你要是正匆匆向前行进


马匹婉转,长鞭飞扬




二月开白花,你逃也逃不脱,你在哪儿


休息


哪儿就被我守望着。你若告诉我


你的双臂怎样垂落,我就会告诉你


你将怎样再一次招手;你若告诉我


你看见什么东西正在消逝


我就会告诉你,你是哪一个




◎卡夫卡致菲丽丝




1


我叫卡夫卡,如果您记得


我们是在M。B,家相遇的


当您正在灯下浏览相册


一股异香袭进了我心底




我奇怪的肺朝向您的手


象孔雀开屏,乞求着赞美


您的影在钢琴架上颤抖


朝向您的夜,我奇怪的肺




象圣人一刻都离不开神


我时刻惦着我的孔雀肺


我替它打开血腥的笼子




去呀,我说,去帖紧那颗心


“我可否将你比作红玫瑰?”


屋里浮满枝叶,屏息注视




2


布拉格的雪夜,从交叉的小巷


跑过小偷地下党以及失眠者


大地竖起耳朵,风中杨柳转向


火在萧瑟?不,那可是神的使者




他们坚持说来的是一位天使


灰色的雪衣,冻得淌着鼻血


他们说他不是那么可怕,伫止


在电话亭旁,斜视满天的电线




伤心的样子,人们都想走近他


摸他。但是,谁这样想,谁就失去


了他。剧烈的狗吠打开了灌木




一条路闪光。他的背影真高大


我听见他打开地下室的酒橱


我真想哭,我的双手冻得麻木




3


致命的仍是突围。那最高的是


鸟。在下面就意味着仰起头颅


哦,鸟!我们刚刚呼出你的名字


你早成了别的,歌曲融满道路




象孩子嘴中的糖块化成未来


的某一天。哦,怎样的一天,出了


多少事。我看见一辆列车驶来


载着你的形象。菲丽丝,我的鸟




我永远接不到你,鲜花已枯焦


因为我们迎接的永远是虚幻


上午背影在前,下午它又倒挂




身后。然而,什么是虚幻?我祈祷


小雨点硬着头皮将事物敲响


我们的突围便是无尽的转化




4


夜啊,你总是还够不上夜


孤独,你总是还不够孤独


地下室里我谛听阴郁的




橡树(它将雷电吮得破碎)


而我,总是难将自己够着


时间啊,哪儿会有足够的




梅花鹿,一边跑一边更多


仿佛那消耗的只是风月


办公楼的左边,布谷鸟说


活着,无非是缓慢的失血




我真愿什么会把我载走


载到一个没有我的地方


那些打字机,唱片和星球


都在魔鬼的舌头下旋翻




5


什么时候人们最清晰地看见


自己?是月夜,石头心中的月夜


凡是活动的,都从分裂的岁月




走向幽会。哦,一切全都是镜子


我写作。蜘蛛嗅嗅月亮的腥味


文字醒来,拎着裙裾,朝向彼此




并在地板上忧心忡忡地起舞


真不知它们是上帝的儿女,或


从属于魔鬼的势力。我真想哭


有什么突然摔碎,它们便隐去




隐回事物里,现在只留在阴影


对峙着那些仍然朗响的沉寂


菲丽丝,今天又没有你的来信


孤独中我沉吟着奇妙的自己




6


阅读就是谋杀:我不喜欢


孤独的人读我,那灼急的


呼吸令我生厌;他们揪起


书,就象揪起自己的器官




这滚烫的夜啊,遍地苦痛


他们用我呵斥勃起的花


叫神鸡零狗碎无言以答


叫面目可憎者无地自容




自己却遛达在妓院药店


跟不男不女的人们周旋


讽刺一番暴君,谈谈凶年




天上的星星高喊:“烧掉我!”


布拉格的水喊:“给我智者。”


墓碑沉默:读我就是杀我




7


突然的散步:那驱策着我的血


比夜更暗一点:血,戴上夜礼帽


披上发腥的外衣,朝向那外面


那些遨游的小生物。灯象恶枭




别怕,这是夜,陌生的事物进入


我们,铸造我们。枯蛾紧揪着光


作最后的祷告。生死突然交触


我听见蛾们迷醉的舌头品尝




某个无限的开阔。突然的散步


它们轻呼:“向这边,向这边,不左


不右,非前非后,而是这边,怕不?”




只要不怕,你就是天使。快松开


自己,扔在路旁,更纯粹地向前


别怕,这是风。铭记这浩大天籁




8


很快就是秋天,而很快我就要


用另一种语言做梦;打开手掌


打开树的盒子,打开锯屑之腰




世界突然显现。这是她的落叶


象棋子,被那棋手的胸怀照亮


它们等在桥头路畔,时而挪前


一点,时而退缩,时而旋翻,总将




自己排成图案。可别乱碰它们


它们的生存永远在家中度过


采煤碴的孩子从霜结的房门


走出,望着光亮,脸上一片困惑




列车载着温暖在大地上颤抖


孩子被甩出车尾,和他的木桶


象迸脱出图案。人类没有棋手




9


人长久地注视它。那么,它


是什么?它是神,那么,神


是否就是它?若它就是神


那么神便远远还不是它




象光明稀释于光的本身


那个它,以神的身份显现


已经太薄弱,太苦,太局限


它是神:怎样的一个过程




世界显现于一棵菩提树


而只有树本身知道自己


来得太远,太深,太特殊




从翠密的叶间望见古堡


我们这些必死的,矛盾的


测量员,最好是远远逃掉


【诗歌】张枣诗选
【诗歌】张枣诗选
【诗歌】张枣诗选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甜渍咸蛋蛋世界诗歌文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虽然配图丑xx但我要马一下诗xxx